一中三年:我最怀念的一中

一 我最怀念的老师

“福州一中中我最怀念的一位老师”,本身就不是一个客观的问题。这会受制于时间带给人们影响深浅的变化。更何况福州一中每一位教过我的老师都至少说给我留下了较好的印象。但总得来说,我最怀念的老师,乃我高三时期的班主任李光伟老师。

李先生乃山东人也,故第一次见面时其标准的普通话便令我影响深刻。刚一见他的时候,我以为这位先生必定是一位极其严厉的老师。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便发觉自己先前prediction的荒谬了。李先生非但不是一位顶严厉的老师,反而是一位“软弱派班主任”,对同学鲜少有责骂,大多只能算是“苦口婆心”一二句,总来就没有真正制裁过同学。

然而李先生随不严厉,但却绝对是名副其实的严格。他掌握了每个同学成绩之走势,或给尖子生指明”更上一层楼”的方略,或与成绩不是那么理想如我者分析提升成绩的方法。

李老师亦是一位性情中人,当初我和一群人因为下课滞留班上问问题而没有去做操。我们也有幸体验了这位温文尔雅的李先生唯一一次发飙。他让我们去操场上跑步一整节课,我们害怕了、迟疑了,他便大怒道“去啊!”。我知道他是愤怒到失去理智了,他不会真的愿意让我们冒着大汗在操场上曝晒45分钟。的确,他装作没有看见我们回到教室,让我们重新坐在了课桌中。

李先生才学渊博。但有时候总让我觉得他有些“英雄无用武之处”。他时常在课桌上讲得大汗淋漓,但看看台下,真正听他讲演者寥寥无几。我曾记得有同学告诉我,一次李先生的夯基课,没有一位同学参加,李先生便把讲义扔到了垃圾桶里。“唉、唉。”我原本是同情李先生的,觉得他大概是因为“不堪其辱”才扔掉讲义的,他大抵再也不会愿意那么激情地教授知识给我们了吧。但最后我发现,李老师其实是说着“罢了罢了”把讲义扔去,他并没有真正失望过。第二天上语文课的时候他依然是那样的激情讲演,当有人找他答疑的时候,他也依然会愿意跟这位同学侃侃而谈,少则二三十分钟,多则一二小时甚至更多。

与李老师亲身交谈我也有过些许经验。第一次找李先生是看了他在福州一中博客上批判《蒋介石与现代中国》这本书,当时我高二读过此书,这本书是我为数不多认真读过的书,便想利用此机会与其交谈。那次交谈的时候我还对李先生有所敬畏,不敢说太多。不过自大那以后,李先生几乎每次上课都会光顾我的位子,检查我的作业,有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和我交流分析。不过很遗憾,我总是让先生失望,从一开始语文作业经常没做完,到最后高考语文成绩平平。

李老师还有一大特色,爱批判别人。先生几乎每堂课都会对一两个名人进行点评。这些点评中只有零星一点点赞美,大多数都是严厉的批判。李先生对于名人名流的批判可谓是远甚于我们。李先生的批判虽然并非高考内容,但每每当先生对某某人进行批判的时候,我总感觉班上听其讲演的人变多了,大概大家都爱听李先生拜托应试框架后的激情讲演吧!

李先生还有一件事令我影响深刻,那就是先生告诉我们高考结束之后便可以忘掉诗歌鉴赏技巧。但同时他希望我们能够每天读一点唐诗宋词。大概他是希望我们能够真正学到语文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